央視網消息(記者 豆瑞華):“出事的那天晚上下大雨,我跟我媽就特別擔心,再三囑咐他水太深的地方一定不要過去。他也是和以前一樣說讓我們放心,他會註意安全的,然後就急匆匆地出門瞭。”回憶起李新文最後一次離開傢的場景,女兒李湲湲數次哽咽,再次得知爸爸的消息時,就是接到電話說他出事瞭。

生命永遠定格在抗洪搶險一線

2022年5月26日至27日,雲南省文山州丘北縣境內普降暴雨,全縣12個鄉鎮75個村委會699個村小組遭受山洪泥石流災害侵襲。

5月27日0時19分,剛剛從抗洪一線返回縣城的李新文再次接到應急局指令:平寨鄉木柏村委會紙廠村河水暴漲,有2人被困,房屋已被洪水淹沒三分之一。情況十分危急,李新文等4人立即奔赴紙廠村開展救援。“他第二次回來的時候我都不知道,因為我們睡著瞭。後來才發現他把濕透的衣服脫在一樓放著。他就是不想打擾我們,換完衣服就又走瞭。”李新文的妻子陳仕珍說道。

暴雨繼續肆虐,平時跨步可過的黑納河,此時水面暴漲至近20米寬,淹沒瞭唯一的混凝土橋。正當消防救援隊員們將橡皮艇往橋面與對岸道路連接處放置時,負責觀察水位的李新文大喊道:“漲水瞭,趕快撤離!”隨即聽到“轟”的一聲,腳下的橋面急速坍塌,站在橋上的同志還未撤離,就全部掉入洪水。

洶湧的洪水裹挾著碎落的混凝土向大傢襲來,黑暗中,都不知道是誰掉到瞭河裡。剛剛浮出水面,李新文看到旁邊快速劃過一個身影,他拼盡全力一把抓住其手臂。“我感覺有人拉瞭我一把,才把自己穩住,跟著一個大浪打過來,拉我的人就被沖走瞭,後來才知道那是縣應急局的李新文。”參與救援的平寨鄉副鄉長王永紅回憶說。

5月29日17時46分,經過48小時的持續搜救,終於在距離垮塌橋梁下遊2公裡處找到李新文,他46歲的生命也永遠定格在抗洪搶險一線。

“我爸出事之後,我們就去瞭現場。看到現場的水特別特別大,那些車子都被壓到水裡面。難以想象他被沖去哪裡瞭,在最後的生命時刻他經歷瞭什麼。”李新文的女兒李湲湲十分心疼爸爸最後的時間。

李新文舉行安葬儀式的那天,很多群眾自發走到街上,跟著靈車一路走、一路哭。人群中不時響起贊揚聲,“是好樣的,是人民的英雄”。

圓瞭孩子們的“微心願”

李新文在基層一幹就是17年。17年裡,他歷任扶貧專幹、宣傳幹事、安全員、綜治專幹等職務,始終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先後兩次受到縣委、縣政府表彰。2015年,由於工作表現突出,他調原縣安監局工作,兩年後任股長。單位的調整、職務的變化,從未改變他為傢鄉造福的初心。

(李新文生前工作照 圖源:雲南文明網)

李新文生前工作照 圖源:雲南文明網

每次遇到單位組織義務捐款,李新文總是帶頭響應,積極捐款捐物。2019年,李新文在溫瀏鄉幹石洞村駐村期間,得知一名初三學生傢庭困難後,他立即把自己身上帶的錢全部捐給瞭這名女孩。看到群眾賣土特產路途遙遠,他利用微信、QQ發佈消息幫農戶推銷農產品,很快銷售一空。看到村裡沒有路燈,晚上出行不便,存在安全隱患,李新文向單位爭取資金為幹石洞村安裝50盞路燈。他還為村裡的10多名留守兒童買瞭書包、文具等,圓瞭孩子們的“微心願”。

2019年,李新文連續做瞭三次腎結石手術。按照醫生的建議,李新文應該至少休養2個月,而他僅僅休息瞭半個月就回到工作中,有時在案子上一盯就是幾天不回傢。“年初我們局新掛牌,職能多、任務重、要求高,每一項工作都關系到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我前幾個月又去駐村,好幾個案子還壓著呢。”

“他一直比較關心群眾,像自己的親朋好友一樣,見到誰都笑瞇瞇的”,在妻子陳仕珍眼中,丈夫李新文雖然不怎麼愛說話,但是大傢有事都願意找他幫忙。“他還是挺踏實,不管在傢裡還是工作”。村上有什麼困難,他總是主動協調幫助解決,所以上寨村500多戶人傢幾乎都認識他。

“父親是一名共產黨員,也是我的榜樣,我要成為像他那樣的人”,在父親的感召下,李新文的女兒李湲湲進入大學後就遞交瞭入黨申請書,由於積極追求進步、品學兼優,大三時便光榮加入瞭中國共產黨。

2022年7月,李湲湲畢業後選擇在父親李新文工作過的地方繼續工作,她成為丘北縣應急管理局的一名監察員。“以前總覺得為什麼他陪伴我的時間那麼少,現在我感覺特別能理解他的不容易”“我現在想的就是踏實做好每一件事,不管這件事情是大是小,都是能服務人民的”。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