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為人父母都希望孩子贏在起跑線,取名也不例外。圖為2023北京國際長跑節選手推嬰兒車參賽。/新華社;下圖:內地有父母期望孩子聰穎過人,給孩子取名“愛迪笙”。圖為青島的孩子們體驗“紙杯火箭”實驗的樂趣。\中新社

  名字不僅僅是個代號,要念出來通達響亮,亦需給予美好的寄托和向往,畢竟要伴隨人的一生成長,“榮辱與共”。隨著人們思想的進步與互聯網絡的普及,當今父母在給孩子取名上有瞭更多的想法,不光要取得好聽,還要特殊,不能輕易和他人重名。比起人生運勢、性格取向,新一批升級當父母的“95後”、“00後”更在乎取的是名字能否與眾不同、出奇制勝。於是,在各類社交媒體的“指導”下,復姓孩童如今比比皆是。

  過去十幾年,幾乎每年都有奪人眼球的奇葩姓名出現。2012年,一名叫“是朕”的江蘇考生因為名字太過霸氣,走紅網絡。一些字數多、有諧音的姓名亦在網絡上引發熱度。西安有一位父親是IT從業者,給新生孩取名叫做“王者榮耀”,並且在西安公安部門上瞭戶口;姓嶽的父親希望孩子能像愛迪笙一樣聰明,就給孩子取名為“嶽愛迪笙”。聽起來像在搞怪的“王者榮耀”、“黃毛新生”等有趣名字,查重率非常低。

  懂寫不懂唸 同學叫他“雷雷雷龍龍龍”

  據不完全統計,全國約有6000萬人的姓名含有生僻字。香港有一位學生名叫禤靐龘“xuān bing da”,這三個字對於大多數人別說認識瞭,就連看都看不清。這位學生說,父母比較迷信,名字是請算命師傅取的。“禤”姓已很特別,再加上後面兩個名字,三個字總共103個畫,同學們都叫他“雷雷雷龍龍龍”。

  當下關於新生兒有趣的現象是,姓名都是三或四個字,少有兩個字的,也許年輕的父母覺得,姓名裡寄托著對於孩子無限的祝福和期望,兩個字實在“篇幅有限”。稀有一些的復姓,比如“澹臺”,更是少之又少,也很難遇見撞名的情況。甚至還出現瞭“新復姓”,在姓名中同時使用父姓和母姓,既避免瞭重名,又體現瞭父母雙方。比如曹鄭昊軒、張楊浩然等。據統計,1990年至2018年,同時使用父姓和母姓的人數增加瞭98.2萬,增長率超過830%。

  八大命名規則 男《楚辭》女《詩經》

  網絡上總結出八大類命名規則:生僻難字、幽默搞笑、歷史文化、狂拽酷炫、美好祝願、知恩圖報、熱愛科學和見賢思齊。對於取名會考慮的因素,依次是性別、姓氏、出生時間、歷史來源、寓意、品質、好聽好記、個人喜好、命理、意境等。

  取名界有“男《楚辭》,女《詩經》”的說法,既有詩意,又有出處。“我的父母很傳統,當時按照傢族輩分,給我起瞭名字。”今年25歲的賀先生表示,“如今我們年輕一輩比較自由,按照《詩經》、《楚辭》等古詩詞,為孩子取富有詩意,寓意美好的名字。我挑選瞭‘昭明’,既蘊含詩書古韻,又不會顯得老套俗氣,希望孩子以後成為一名光明磊落的大丈夫。”

  “起名也可依照五行相克相生的原理,根據孩子八字五行選出最為適合的名字方案,具有吉祥、健康、聰明等美好的品質。”孫女士告訴記者,當時邀請懂五行的先生幫忙“研究”,根據五行和孩子的生辰八字,取三字名,第二個字是10畫,第三個字是8畫,先生挑瞭幾組名字供我們選擇,最後選擇瞭“悅欣”。既迎合命理、意境,又瑯瑯上口。

  有些父母為瞭避免撞名,幹脆把名字越取越長。2018年,四個字及以上的姓名占比分別為1.7%和0.8%,到瞭2020年,這一比例分別上升至1.6%和1.7%。時至今日,如何取好一個名字依然讓不少新手父母們感到燒腦。所以越來越多的新手父母都會求助“抖音”等網絡平臺。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