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輩的榮耀》以上世紀90年代的林業改革為背景,循著生活在三道溝林場的林業工人傢庭生活軌跡,領觀眾回望林業變遷的來時路和生態文明的傳承史。

  三個少年人爬上護林小屋的瞭望塔——三道溝方圓幾裡地的制高點。城裡來的曉晴為星散在白雪皚皚裡的村莊興奮不已,那是她眼中的童話世界,也是鳳勤剛認識的“923”,是興傑口中牽系著他的血脈、鄉愁和此刻所有生命記憶的“小破村”。

  《父輩的榮耀》在央視一套熱播。年輕人命運的齒輪悄然轉動,而對他們的父輩、祖輩,堅守瞭一輩子的山林正在醞釀劇變,一場持續近20年的改革、治理、建設徐徐拉開大幕。該劇由康洪雷任總導演,劉翰軒執導,趙冬苓編劇,張晚意、郭濤、劉琳等主演。故事以上世紀90年代的林業改革為背景,循著生活在三道溝林場的林業工人傢庭生活軌跡,領觀眾回望林業變遷的來時路和生態文明的傳承史。

  如同瞭望塔上少年人的目之所及,曾經的原始森林漸漸後退,人工次生林取而代之,時代即將作出抉擇。電視劇便融入時代的洪流、穿越父輩的風霜雨雪,講述一段從過去到現在甚至通往未來的“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

  綿密的細節,引人回到那時那地

  高天碧透,松濤萬頃,莽莽山野綿延著壯美的原始森林。《父輩的榮耀》開篇即是一長段航拍鏡頭,從夏的萬木吐翠到秋的層林盡染,從冬的茫茫雪原到春的遍野新綠,森林在鏡頭前隨四季變幻新衣,東北林場的實景拍攝一下把觀眾帶回那時那地——上世紀90年代、中國林業改革前夕的東北大地。

  主創花瞭大力氣營造準確的時代風貌。畫面掃過林海雪原,往來運送木材的專用小火車、作業用的“爬山虎”、原始森林裡響徹雲天的“順山倒”號子聲……早些年東北林場的廣袤又肅殺、威嚴又莊重撲面而來。鏡頭一推入“923”隊的生活區,則是另一種氣息。屋簷連著屋簷,從顧傢的土房熱炕、炊煙裊裊,到少年人看得正入迷的《大話西遊》錄像帶,都透著濃濃的1990年代東北地域的煙火氣。

  故事裡,顧長山是三道溝林場“923”隊的隊長。這天,他和媳婦那存花正張羅一桌“殺豬菜”,打算用當地飯桌上的至高禮遇對林業局局長動之以情。那是1997年冬天,隨著國傢采伐指標減少,林業局決定縮減上山伐木的人數,隻給“923”隊留20個名額。嚴重的僧多粥少,讓本就生活吃緊的林業工人們日頭恐怕更不好過。不承想,計劃全部落空,局長沒吃飯、沒進門,留下飯錢,但對20個伐木名額絲毫不松口。減少采伐的消息在“923”隊炸開瞭鍋,有人憂心工作不保、生計成愁,有人望向遠方改革開放的前沿、心癢難耐……人心浮動間,倒是顧長山的師父宋留喜看得明白,“我們第一批林場工人啊,當年把山林砍得太狠瞭”,他決心要把這輩子砍掉的三萬六千棵樹全都種回去。

  哪怕沒有開篇的年份標註,許多熟悉東北林業的觀眾也會明晰,一個轉型的時代就要來臨。1998年,一場特大洪水席卷中國多個流域,人們認識到森林生態系統的重要性。也是那一年,國傢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開始實施,林業人即將付出巨大努力,為大山重披“綠衣”。在劇中,98特大洪水困住瞭陳興傑邁入高考考場的腳步,夢想推遲實現的那一年,個人命運將在國傢政策、時代進程的演變中悄然轉軌。

  任時間流轉,理想與善良總是動人

  從“貓冬”“伐林”“靠山吃山”到構築生態屏障、發展林下經濟、推行碳中和……《父輩的榮耀》書寫時代的風浪呼嘯、產業的探索與思考,而濃情筆墨落在“一傢人”身上。

  顧長山,林場“923”隊的隊長,也是傢中一傢之主。不過他傢有些特別,並不完全以血緣維系。父親操心繼子顧兆成報名征兵的進度,收養因公殉職工友的孩子陳興傑,就連被親媽東藏西放的鳳勤也在顧傢把暫居過成瞭長住。甚至,孩子們嘴裡的爺爺,是被顧長山“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侍奉在傢的師父宋留喜。

  一片屋簷下,三代七口人,五個不同的姓氏,親情何以落地?前幾集,一場“傢人”間的互動,觸到瞭觀眾內心深處。鳳勤被二姨從山東送回故鄉東北,不想,父母身邊卻是咫尺天涯。離傢出走被尋回的那個夜晚,姑娘輾轉難眠,披上外衣蹲到瞭爐灶前。不一會兒,陳興傑、顧兆成也來瞭,柴火一爿一爿傳遞在三個少年人手中,沒有臺詞,勝過千言萬語。三個顧傢的“外人”原本各自命運飄零,但因為顧長山、那存花夫婦的善良而有瞭傢,因為傢的守護,他們在這一冬夜的爐火前從此有瞭勝過親兄妹般的親睦。柴火亮堂堂透著暖意,內心有瞭可以停泊的港灣,漂流的孩子也能遙想未來瞭。

  顧傢日復一日的柴米油鹽、真情以待釀出瞭獨一份的情濃於血,也正是親情總能通達人心,觀眾會為這一傢三代人牽動情腸,惆悵著他們的惆悵、憧憬著他們的憧憬。譬如宋留喜,林場第一代工人,長達半個世紀的生涯裡,他無怨無悔“獻完青春獻子孫”,青山於他,是一生夙願,亦是生命歸途。譬如顧長山,經歷過林場的“鼎盛”時期,也正見證國傢恢復森林生態的歷史性變革,結束瞭賴以生存數十年的生產生活方式,放下斧和鋸,他們這代林業人該往何處去,該如何在堅守山林的同時積極尋找新的生活方式,將撬動同樣經歷巨變、滾石上山的中年人的心思。又譬如陳興傑,站在瞭望塔上的少年郎選瞭與小火車合影,因為運木材的小火車連著他的年少鄉愁,更載著這片土地上的熱望。          

  《父輩的榮耀》展開的時代圖景與生活情感裡,沒有英雄的詠嘆,但有父輩、祖輩闖過的關、跨過的坎兒,更有一代代年輕人把個人命運融於傢國時代的理想主義。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