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愛將永遠陪你在未來的路上,勇往直前。”

“想念的手很長很長,能摘任何一個幸福的果。”

……

這是杭州一位爸爸生前寫給自己女兒的散文詩,字裡行間都是對女兒的愛。

今年元旦,父親去世後,葉夢雨整理他廠裡倉庫時,發現瞭爸爸多年來寫給她的詩直接紅瞭眼眶,“爸爸,希望我是你詩集中最好的一篇”。

葉夢雨,今年34歲,從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系專業碩士畢業,回國後在北京一傢金融機構工作。

她爸爸葉小平走的時候隻有66歲,上世紀80年代,考進桐廬的國營工藝美術廠,後來當瞭廠長,再之後國企改制,他就創辦瞭毛絨玩具廠,直到去世前還在工作。(早前報道:父親去世後,女兒在他工廠裡翻出幾個紙箱直接紅瞭眼眶……“爸爸,希望我是你詩集中最好的一篇”)

1997年,葉小平每天都要練毛筆字

1982年,六平米的廠裡宿舍中書桌前讀書寫字

昨天一早,葉夢雨給記者發來都市快報官微報道的鏈接,說很多朋友,包括爸爸以前的朋友,給她轉發瞭這篇報道,每一次的轉發,也是對爸爸的一次追念。

葉夢雨常年在北京工作,回浙江時間較少,今年爸爸走後,媽媽仍在浙江處理善後事宜,她說過段時間,會跟媽媽商量一起生活,多一點時間陪伴。

昨天,葉夢雨的媽媽李阿姨回憶起和丈夫相識相知的過程。她說,和葉小平是1986年相識,“當時我是師范學院畢業,去鄉裡一所中學當化學老師,他在鎮上國營手工藝廠當廠長,當時有人介紹說他很聰明,人勤奮,雖隻上瞭小學五年級,還去夜大學瞭漢語言。”

李阿姨說,葉小平給人感覺很踏實,接觸一段時間後兩人就結瞭婚,“他很愛工作,我也知道他寫詩歌,寫筆記、日記,也知道他給女兒寫過詩,但真不知道他寫瞭這麼多。”

葉小平走的前一個月,連吃飯的力氣都沒有,但他還堅持工作,當客戶把國外圖片發來需要打樣時,他讓李阿姨去醫院外面打印。即便身體狀況已經不允許繼續工作時,他還告訴傢人,廠房要去續租,他對傢人說,人在,工廠就要在。

“很多事情,我們也是在整理他日記時才知道的,他在2015年就經常吐,身體已經不好瞭,他留下的手稿、工作日記太多瞭,都市快報等報紙,他都盡量保留,前陣子整理下來,光報紙重量有2000多斤。

夫妻倆出去旅遊的次數不多,李阿姨說:“我印象裡有一次,退休後去南京旅遊,他在參觀南京紀念館時,一邊參觀還一邊寫感想,結果把時間忘瞭,全車人都在等他。

在李阿姨眼裡,丈夫就是工作狂,有一次“我們去國外看女兒,機票都訂好瞭,但去的前一天他還打退堂鼓,說工廠產品要趕貨,可能沒時間去,後來勸瞭好久,最後去待瞭10多天”。

2002年前後,國企改制背景下,葉小平在辦公室兼樣品間中紀念留影

2011年,葉小平在牛山塢廠裡辦公室

徐玉強是葉小平讀電大的同班同學,當時共有100人去報考,最終10多人考上中文專業,葉小平是其中之一。

電大畢業證書

“葉小平這輩子,真的很努力,我覺得生命不息,勤奮不止,這一輩子,他就在踐行著,比如每天寫日記,看著很平凡,但堅持這麼多年,天天寫,就不容易瞭。”徐玉強說,“葉小平喜歡散文、詩歌,有時看到一首好詩歌,經常來跟我探討,他很投入。”

葉小平曾告訴徐玉強,再平凡的人、平凡的工作,隻要認真去做,認真去對待,也能做得很好。

畢業後,徐玉強在當地一傢單位從事文字工作,而葉小平回到原來的國營手工藝品廠繼續工作,“他本來可以從事自己的興趣愛好的,當時縣裡有單位想招他,但他原來的工廠也需要他,他就回到原來單位瞭”。

葉小平的電大期間讀書筆記,寫的隨感文章《我與電大》

葉小平生前好友胡笑鹿說,還有一個很重要原因,是葉小平對手工藝品的熱愛。

“他生病瞭,很多人勸他不要繼續工作,但他私下和我說,很多人不懂他,這麼堅持,是因為他真的很熱愛他的工作,很熱愛傳統的手工藝。”

他在2022年2月26日曾寫下過這樣一句話——“從手工藝品(造型/色彩)可知一個民族之心志”,此時,他身體已大不如前。

2019年10月,葉小平和女兒葉夢雨在桐廬書店打卡

去年,葉小平仍在帶病工作

葉小平走後,他生前傾註一生的手工藝品部分庫存貨品,葉夢雨和媽媽捐贈給瞭全國各地的小學、幼兒園和公益機構。

橙柿互動·都市快報 記者 董呂平

受訪者供圖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