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認識的雪糕不要拿,會變得不幸。”近期這個話題在網絡間流傳得越來越廣。不少地方的消費者表示,現在很難買到3元以下的平價雪糕。北京青年報記者走訪市場發現,動輒十幾元一根的雪糕,越來越多地占據路邊小店的冷櫃。繼去年鐘薛高“天價冰淇淋”引發熱議後,今夏隨著茅臺冰淇淋的上市,冰淇淋市場正在經歷“沒有最貴,隻有更貴”的怪圈。

  便利店裡“新貴”紮堆

  小店3元以下雪糕難找

  6月7日,一個“雪糕就應該這樣賣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在視頻中,售賣雪糕的冷櫃上貼滿各種雪糕的圖片和其相應的價格。有一些網友在相應的話題下曬出自傢附近雪糕冷櫃的圖片。北京青年報記者註意到,這些標註雪糕價格的圖片中,幾乎很難看到1元的雪糕,3元以下的產品成為冷櫃中的“少數派”,一些冷櫃中最貴的冷飲單價接近40元,但售價在個位數的產品還不到一半。在一張圖片上,14款雪糕中,售價10元以下的僅4款,最便宜的5元。

  這並不是個案,北京青年報記者走訪北京7-11、羅森、全傢等多個便利店,銷售雪糕和冰淇淋的冷櫃中大部分產品都是網紅款,品牌和產品大多比較少見。在價格方面,7-11售賣的雪糕中最便宜的為5元的馬迭爾原味冰棍,最貴的是中街1946純感流心巧巧,單支裝售價20元。

  不僅是便利店,一些街邊小店或私人小型超市裡的雪糕或冰淇淋也很難找到單價在3元以下的產品。一些80後、90後兒時常吃的巧樂茲、苦咖啡、綠色心情、冰+、冰工廠、雙棒、雪人、老冰棍、小佈丁等雪糕不是漲價,就是很難找到。取而代之的是鐘薛高、李大桔以及還記不清品牌的一眾冷飲新貴。

  前不久,“當代雪糕的價格有多離譜”沖上熱門話題。事情的起因是有網友發瞭一段抖音視頻:他在一傢街邊店買瞭兩根雪糕,結賬時發現要37.5元。隨後,該網友找借口去換瞭兩根雪糕,再次結賬時卻要45元。對此,網友總結出雪糕購買新法則:“不認識的不要拿!不然會變不幸。”

  一方面原料成本上漲

  更因高價雪糕利潤高

  便利店裡的雪糕一直不便宜,為何街邊店的雪糕也越來越貴?

  “不是我們不願意賣,店裡就這麼大點兒地方,冷櫃裡放瞭這款就得少瞭那款。”一位路邊小型超市的老板坦言,一根十幾元的雪糕,買一根就能有3元到5元的毛利,一根平價雪糕的售價往往還不到貴價雪糕的毛利,店傢選誰,一目瞭然。部分小型超市的老板甚至對記者表示,一些平價雪糕的銷量並沒想象中那麼大,很難走薄利多銷之路。“現在很多人買雪糕都圖個新鮮,3元以下的雪糕雖然賣得多,但銷量遠不如頭兩年瞭。”之所以還能在冷櫃中占據一定位置,主要是經銷商可以提供更低的拿貨價或是經銷商要搭售的款。

  不僅如此,一些冷飲經銷商表示,部分品牌的經典產品最近一兩年價格漲幅明顯,讓3元以下的平價雪糕越來越少。如綠色心情的零售價從2元漲到3.5元,巧樂茲賣4.5元,苦咖啡漲到3.5元,冰+部分口味賣5元,東北大板原味賣4元等等,主要是原料持續上漲導致的。

  有統計稱,2008年至2020年,冰淇淋生產所需的牛奶、淡奶油等原材料成本上漲大約80%。不僅如此,有生產廠傢表示,近些年有品牌追求“原料升級”,比如純正牛乳等等,也推高成本。

  各種IP屬性“加持”

  消費者為高溢價買單

  北京青年報記者註意到,平價雪糕越來越少固然與持續走高的成本有一定關系,但更多是雪糕、冰淇淋品牌們忙於擠入新賽道,追求高附加值的新品。從茅臺入局冰淇淋市場一事可以看出,為何這個行業樂於陷入新品越來越貴的怪圈。

  據i茅臺公眾號顯示,茅臺三款冰淇淋上線51分鐘,逾4萬個銷售一空,銷售金額超250萬。線下旗艦店購買的人排起長龍,開售7小時銷售額破20萬,共計銷售茅臺冰淇淋5000餘個。這麼受歡迎,是因為物美價廉嗎?不,目前茅臺冰淇淋的價格可謂在冰淇淋中傲視群雄,單克價格打敗哈根達斯,力壓去年因“天價冰淇淋”備受爭議的鐘薛高。那麼,它貴的有理由嗎?

  按照i茅臺官方APP介紹,售價為66元的兩款冰淇淋均添加2%的53度貴州茅臺酒。單杯冰淇淋75克所含貴州茅臺酒1.5克。53度500ml飛天茅臺酒建議零售價是1499元,以此計算,這部分約合4.497元。茅臺冰淇淋的合作方——蒙牛旗下最貴的冰淇淋蒂蘭聖雪,最小規格杯裝(90克)的官方旗艦店價格為20元。按照上述零售價格疊加,茅臺冰淇淋即使賣25元也有可以滿足合作雙方產品的利潤空間。另外,在線上購買還需額外支付高於目前市場平均水平的快遞費或配送費,其利潤空間可想而知。

  與茅臺冰淇淋異曲同工的還有各地層出不窮的IP文創雪糕。雖然這些雪糕大部分由國內冰淇淋生產企業代工,隻是因為形狀不同,一根價格就賣出比同工廠兄弟產品高數倍的身價。“一根夢龍12元,一根文創雪糕25元。所以我果斷選擇夢龍。”在北京一傢門票10元的公園裡,一位消費者這樣說。這並不是文創雪糕價格的天花板,目前北京地區最貴的文創雪糕售價約40元。有消息稱,生產一支高品質的牛奶雪糕,包括冷鏈在內,成本價大概7元到8元。

  賣的貴、利潤高,還如此受追捧,除茅臺等IP的附加值外,就是因為這類產品需要到指定地點才能買到的“稀缺性”以及消費者的獵奇心理。曬這種稀有的消費體驗已經成為時下年輕消費者的一種消費習慣。一些消費者更是為“緊跟潮流”“不落人後”,甚至為在社交媒體上的一個“點贊”,願意為這類產品的高溢價買單。

  專傢提醒

  高價新品生命周期更短 更容易被市場拋棄

  讓冰淇淋行業刮起網紅風,靠的還是企業的營銷手段。去年,靠預售、限量、套餐銷售等,讓自己的糕類冰品成為新爆款還引來黃牛的鐘薛高,不僅經歷“天價”“虛假宣傳”等質疑,被扒出其品牌早年間把產品分發給小紅書達人們免費試吃,請他們在平臺上寫測評,上萬篇筆記瞬間霸屏小紅書。就是因為鐘薛高這類具有網紅基因品牌的成功,讓不少冰淇淋品牌發現產品的新屬性——社交。當消費者吃雪糕不再為瞭解暑,冰淇淋行業也緊隨新茶飲行業,一腳跨進休閑食品范疇。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新生代消費群體對於情感以及品牌的調性比較敏感,這部分人群推動冰淇淋屬性的轉變,也為市場帶來巨大的增長空間。然而,這部分消費者往往喜新厭舊的速度更快,且選擇更多。如果冰淇淋、雪糕企業隻圖噱頭,則很難抓住他們,因此冰淇淋行業高價新品的生命周期更短,更容易被市場拋棄。

  文/本報記者 張鑫 統籌/餘美英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