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鑒定成為高職院校裡的一個嚴謹的專業,餐飲烹飪走上瞭職教本科學堂,殯葬管理專業的學生坦然面對世俗的眼光,木工也能拿到“匠士”學歷……如今,為人們的衣食住行提供社會服務的人才培養,已然告別瞭傳統的師帶徒的傳授、自我摸索的成長,走上瞭專業化培養之路。

  職業教育的發展迎來瞭春天。當下,除瞭車工、焊工、鉗工、自動化等工廠一線急需的專業辦得紅火,還有一些職業院校積極設置適應新型消費、滿足人們對品質生活追求的新專業。生活的精細催生瞭職業的細分,與此同時,職業教育的社會服務能力不斷加強,職教的繁榮正給人們帶來生活品質的升華。這些新專業給職業教育的發展帶來哪些啟示?如何調動社會各方面積極因素參與專業建設和人才培養,進而推動行業的高水平高質量發展?從今天起,本版推出系列報道《職校小眾專業的“破圈”密碼》,歡迎垂註。

  一塊光澤璀璨的紅寶石放在臺上,判斷其是天然的還是合成的?觀其形,察其色,再借助檢測工具進行判斷……這並非鑒寶節目,而是安徽工業經濟職業技術學院寶玉石鑒定與加工專業學生上課的情景。

  在充滿著珠光寶氣的課堂裡,學生們不僅要學會肉眼觀察、顯微鏡下觀察、熒光觀察、折射率測試等常規檢測本領,還要掌握運用紅外光譜等大型儀器鑒定的能力。

  與電視裡的鑒寶類節目相比,鑒定與加工專業的學生少瞭許多驚心動魄的經歷。不過,在看似平淡之處,他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練好每一個基本功。因為,這是他們未來得以安身立命的“看傢本領”。

  “鑒寶”不是娛樂,而是項嚴謹的專業

  “學這個專業以後能做什麼?到首飾店當導購?”當劉佳秀報考安徽工業經濟職業技術學院的寶玉石鑒定與加工專業時,面臨的一個重要困惑是傢人的不解。

  對於學生徐樂樂來說,選擇這個專業,每天和價值不菲的寶石打交道,他認為“貴氣”又帶些神秘色彩。

  而真正進入專業課學習之後,無論是劉佳秀還是徐樂樂,他們全都一改當初朦朧的認識。

  一級白和田玉標本、高凈度鉆石標本、冰種翡翠掛墜,以及珊瑚、珍珠、琥珀……這些都是學校斥巨資投入的教學用具。隨著學習進一步深入,當鉆石、翡翠變成瞭產地、光學屬性、化學符號等信息,徐樂樂意識到,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嚴謹的專業。

  寶石學、晶體光學、消費心理學等都是必修課程。實訓課上,每件樣品要經過肉眼觀察、顯微鏡觀察、熒光觀察、折射率測試等常規檢測,同時運用紅外光譜等大型儀器,多種方法取得一致結論後,才能給出鑒定結果。

  徐樂樂記得,第一次在老師指導下,利用顯微鏡、偏光鏡、二色鏡觀察寶石時的興奮。

  “如今人工合成、造假的方法不斷更新,不僅欺騙消費者,也擾亂市場,有權威的數據科學認證作為鑒定的核心,才能更加權威,維系珠寶行業健康有序發展。”這是徐樂樂對專業的理解。

  除瞭懂鑒定,還要會加工。將一塊不規則圓柱體的鋯石通過八角手、拋光盤,打磨成一顆有58個刻面的寶石首飾,這是劉佳秀至今難忘的體驗。如今,她已在一傢珠寶上市公司總部從事門店運營管理工作,對於當初選這門專業充滿自豪感:“畢業的時候,有20多傢珠寶企業來學校開展專場招聘,畢業生十分搶手”。

  在市場“練攤”,國賽、世賽上“實戰”

  要想看得準,就得多練眼。寶玉石鑒定與加工專業是一門實踐性很強的專業。該專業教學團隊帶頭人李孔亮告訴記者,“市場的標本是檢驗水平高低的最好試金石,要真正地實戰,還得把學生們帶到市場上‘練攤’”。

  在全國最大的玉石交易中心之一的河南南陽石佛寺玉器市場實習,是讓學生們最期待、也是最開眼界的。白天跟著老師在市場上看貨、淘寶,和攤主交流,晚上大傢一起集中分享所見所聞。“不僅認識瞭更多標本,學會瞭不少市場術語,還買回來不少寶貝。有的是自己收藏,有的是幫朋友代購。”徐樂樂說。

  不僅如此,老師還帶著學生們到巢湖實習基地看原石。戴著防風沙的帽子、眼鏡,帶著羅盤、地質錘,師生一行徒步到山上尋找原石。

  能夠參加技能大賽同樣是該專業學生渴求的目標。2018年,珠寶玉石鑒定第一次納入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賽項范圍,安徽工業經濟職業技術學院學生不僅是這項比賽的常客,而且取得國賽三連冠的優異成績。

  李孔亮表示,成績好的原因在於對測試數據把握得很準,而這離不開學生日復一日的訓練,“折射率測試的誤差要控制在0.002。學生在訓練的時候要看幾千個標本,看得越多,經驗就越多,準確率也越高”。

  學生李麟正在備戰世界技能大賽珠寶加工項目。早上8點直到晚上9點50分實訓室關門,他始終處在集訓狀態。將一塊平淡無奇的銀片加工成圖案復雜精致的飾品,鋸、挫、焊三個環節,每一處都要嚴格把控,不能多焊,也不能漏焊。

  寶玉石加工帶隊教師陳瑞虎說:“我經常和學生一起訓練,這也是一個教學相長的過程。”他不僅指導學生獲得全國比賽的一等獎,自己也獲得全國技術能手、安徽省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

  如何解決新專業“成長”的煩惱

  今年6月畢業的徐樂樂並不擔心就業,想要進一步深造的他正在準備專升本。去年,他代表學校奪得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珠寶玉石鑒定賽項一等獎,這讓他獲得瞭專升本的免試資格,可直接進入面試。不過,讓他有些煩惱的是升學途徑。

  由於開設珠寶專業的本科學校並不多,徐樂樂能選擇的學校相對有限。由於專業特殊,開設珠寶鑒定相關專業的院校大多依托地質專業或者有過地質類專業人才培養的背景。該學院寶玉石鑒定與加工專業教師帥長春說,專業師資來源主要集中在國內幾所知名地質類高校,“我們6個人的教師團隊,其中有5人來自有著珠寶屆‘黃埔軍校’之稱的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珠寶學院”。

  據該學院副校長崔景茂介紹,目前全國開設寶玉石鑒定與加工專業的高等院校在60所左右,仍屬於相對小眾的專業。如何調動社會各方面積極因素參與專業建設和人才培養,解決院校(地區)發展不平衡?對於沒有行業背景的院校如何調整專業發展方略,開放辦學,實現高水平高質量發展?如何擴大對外交流合作空間,培養國際性人才?這些都是珠寶專業有待解決的發展困境。

  “寶玉石鑒定、加工是我們的強項,但是專業發展不能隻靠一條腿走路。珠寶設計和銷售是目前比較新的發展趨勢,我們也想從健全產業鏈的角度培養相關人才。硬件方面可以通過企業、行業合作,共建實訓基地來實現。但師資比較難解決,相關的專業人才還是比較缺乏。”該學院校長許衛說。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