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瞭解藏毯嗎?

  1959年,青海省海西州都蘭縣諾木洪塔裡他裡哈遺址出土瞭大量公元前10世紀的毛織物和紡輪,其中有一塊彩色的毛席殘片。雖已歷經3000年,但是它用黃、褐、紅、藍等色毛編織而成的條形圖案仍清晰可見。產自青海的藏系羊毛與彩色圖案,證明瞭青海先民幾千年前就已經掌握瞭原始藏毯的編織技藝。

  “一塊藏毯,白天當坐墊,晚上當被子,小塊鋪馬鞍。”很多人印象中的藏毯,古樸、耐用、極具民族風格。經過幾千年的傳承,藏毯早已從單純的日用品邁入藝術品的殿堂,其中頗具代表性的就是加牙藏毯。2006年,“加牙藏族織毯技藝”被列入國傢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走進青海聖源地毯集團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加牙藏毯的技藝傳承人在經線、緯線、紗線的精巧交織間忙碌著。織機運轉產生的轟鳴聲中,一件件華美精致的藏毯在一雙雙巧手中逐漸顯現。

  傳統的藏毯采用手工紡紗、植物染色、手工編織,其獨特的“重疊連環扣”打結法能根據客戶要求,織成變化多端的各式花樣。經過洗毯、剪花等工藝處理,地毯顯現出絲一般的光澤和質感,色澤鮮艷。隨著技術的進步,現代地毯編織手法與手工藏毯編織傳統技藝相互融合,藏毯的層次更加豐富、結構更加多樣。從外地學有所成的高文蘭回到傢鄉,將自己的染整工程專業知識付諸實踐,著手建立起一個龐大的“染色數據庫”,色彩多如“PS調色盤”。

  從沿海一線到青藏高原

  高文蘭並不是一畢業就決定回到青海的。

  2002年,和當時的很多大學畢業生一樣,高文蘭選擇南下廣州,因為那裡技術成熟、工廠林立,發展前景廣闊。

  談到為什麼會在一線城市的一流印染行業打拼四年後毅然返鄉,高文蘭樸實地說:“當我的傢鄉有對口的工作機會,我學到的專業可以有‘用武之地’,那我覺得我應當回來為傢鄉的產業發展貢獻一點點力量。”

  雖然廣州有著更優越的工作環境和薪資條件,但高文蘭一想到藏毯作為自己傢鄉的特色產品,一直以來受限於花色的單調而沒能得到更好地創新傳承,難免覺得遺憾,比起廣州工廠的工作,藏毯似乎更需要自己的“一技之長”,來讓這門古老又珍貴的手藝再次煥發勃勃的生機。

  染廠初建之時,技術水平和設備條件尚不成熟,高文蘭迎來瞭職業生涯的第一個挑戰:客戶發來一張小樣,需要在確認他們能生產出符合要求的小樣之後才會下正式訂單。作為當時全公司唯一的染色技術人員,她連續加班48小時,染出瞭小樣單所需的紗線,為下一道工序爭取到瞭生產時間。最終,高文蘭贏得瞭這張訂單,也是全公司的第一張大訂單。

  盡管訂單拿下瞭,但高文蘭的心並沒有就此輕松下來。客戶提出瞭新的樣式要求,這邊臨時調色染色趕制顯然不是長久的辦法。為瞭滿足更多元的需求、擴展更大的市場,她還需要再多做些什麼。

  從十幾種到“10w+”

  2009年,高文蘭剛到公司的時候,機器織出的一塊藏毯最多隻能呈現出十六種顏色,也沒有具體的染色資料。從那時起,她就著手準備,染出一個顏色就建立一個色號的配方資料,積少成多,把功夫下在前面,後面的路就會越走越快。

  調配色差、更改濃度,一點點誤差都可能使得最後呈現出的毛線顏色與一開始設想的大相徑庭,還要考慮到光線、羊毛材質等方面的影響,甚至毛線的顏色在單獨呈現時與織進地毯裡也不會完全一致。為瞭得到理想的顏色,高文蘭每次都要進行大量反復的試驗。十多年的配色經驗讓高文蘭練就瞭一雙“火眼金睛”,兩個外行人看起來完全一樣的毛線團,她也能一眼看出顏色深淺的區別。

  說到試色工作中印象最深的一次,高文蘭記得是在2021年。當時手裡僅有的資料就是客戶寄來的一些小樣塊,小樣塊使用的染料與高文蘭所用的略有不同,這給她帶來瞭不小的挑戰。每天調出兩到三個顏色,還經常因為染出的樣品織進地毯後呈現出的效果不符合要求而前功盡棄。不僅需要技術,更需要肯潛沉下去的耐心,這筆訂單最後以高文蘭和她的團隊耗費近三個月的時間,染出全部所需的四十個新顏色而圓滿完成。

  隨著染出的顏色越來越多,資料也更為細致。就這樣,從無到有,從有到豐富,高文蘭一步步建立起一個擁有“10w+”個色號的藏毯“染色數據庫”。

  從“技術骨幹”到“知心大姐”

  授人以魚,授人以漁。染整工程專業在沿海地區發展較快,在青海則相對“冷門”,這讓高文蘭覺得自己有義務幫助更多老鄉掌握一門可以養傢糊口的手藝。高文蘭勞模和工匠人才創新工作室於2013年8月應運創建。

  高文蘭的徒弟趙國平,因為沒有學歷和技術傍身,之前隻能在餐飲行業打打零工。與高文蘭成為同事之後,她的踏實認真給高文蘭留下瞭不錯的印象,高文蘭開始有意培養她操作染缸、打小樣……如今,趙國平也已經成為可以獨當一面的技術骨幹。

  業餘時間,有一間“女職工溫馨小屋”,是高文蘭與同事們交流談心的地方。高文蘭因為心思細膩、和每個員工都相處融洽而成瞭大傢的“知心大姐”,每當誰有瞭傢庭和工作上的苦惱都願意找她聊天疏解。

  目前,高文蘭已經為公司成功培養出5名專業的染色對色人員和配色調方人員,培養瞭60多名染色操作人員。她的科學化和合理化的管理模式,每年為公司節約成本近15萬元。

  來往於各個車間,高文蘭總是風風火火;而當她調配起染料,又能完全地沉心靜氣。在她一次次的試色驗色中,如油畫般絢爛多彩的藏毯正飛往世界各方。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