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回報3.79萬倍!股神如何鑄就58年傳奇?

2023年巴菲特股東大會將於當地時間5月6日召開,其中問答環節從上午9:15(北京時間22:15)開始,東方財富將全程視頻直播。93歲的“股神”巴菲特將攜手查理·芒格,在奧馬哈出席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大會,與全球股東見面,分享投資經驗,探討市場趨勢。

巴菲特在1965年收購瞭伯克希爾,將這傢瀕臨倒閉的紡織廠改造為保險公司。伯克希爾2022年年報顯示,從1965年到2022年的58年間,伯克希爾哈撒韋-A累計漲幅3787464%(約3.79萬倍),相當於年化回報率19.8%;同期標普500指數累計上漲24708%(約247倍),相當於9.9%年化回報率。

伯克希爾緣何崛起?

經歷瞭58年的發展,目前伯克希爾的業務涉及保險、鐵路、能源、制造業、零售業等眾多行業,位居世界500強前列,成為世界頂級投資集團。

綜合機構觀點看,伯克希爾的崛起具有兩個方面原因:一是保險業務提供瞭充足且成本低廉的資金;二是以合理的價格,投資具有護城河的公司,實現財富滾雪球式增長。

原因一:超低廉的“彈藥”成本

保險板塊是伯克希爾的“彈藥庫”,“先收後付”的商業模式使其可以預先收取保費並統一運作,日後出險時再賠付給投保人,這種模式讓保險公司持有大筆資金,即“浮存金”。

盡管保險公司沒有浮存金的所有權,但有使用權,可以撬動投資並購杠桿,正是由於保險公司這種商業特質,使其成為伯克希爾賴以生存的基石。

巴菲特1967年首次收購國民保險公司(NICO)和國傢消防和海洋保險公司,1996年收購蓋可保險,1998年收購通用再保險,保費收入累計增長1472倍,年復合增長達16%。

2018年,伯克希爾以574億美元的保費收入位列全球保險行業第12位,美國第4位,是全球最大的保險公司之一。經過不斷收購和整合,目前有3大保險運營主體,分別為蓋可保險(GEICO)、伯克希爾再保險(BHRG)和BH Primary,分別涉足車險、再保險和特殊保險業務,共27傢保險子公司。

伯克希爾不僅浮存金規模龐大,而且成本極為低廉。據統計,伯克希爾保險浮存金近30年成本為-2.1%。浮存金相當於借投保人的錢,承保盈虧決定浮存金成本,承保虧損額即為融資成本。

1991年至2018的27年中,伯克希爾合計實現承保利潤133億美元,承保利潤率為2.1%,相當於巴菲特使用浮存金進行投資的平均成本是-2.1%,不僅沒有成本,而且還從投保人身上獲得瞭“補貼”。

原因二:超強的投資戰績

除瞭成本低廉的“彈藥”,巴菲特傳奇的投資戰績,也是伯克希爾財富獲得滾雪球般增長的關鍵。

從1965年至2022年,伯克希爾哈撒韋-A股價上漲3.79萬倍,遠超同期標普500指數累計漲幅247倍。

那麼巴菲特究竟有何投資秘訣呢?總結起來有兩點:一是巴菲特一直強調的以“好價格”買入具備“護城河”的優秀企業。

所謂“好價格”,巴菲特自有一套計算內在價值的方法,即一傢企業在其餘下的壽命中可以產生的現金的折現值。不完全統計顯示,44傢被巴菲特經常提及的投資標的,買入時平均市盈率為14倍,68%股票市盈率小於15倍。

而所謂“護城河”,包括企業品牌、產品特性、商業模式、特許權等獨特壁壘因素。比如喜詩糖果、可口可樂、吉列刀片是以品牌建立護城河;好市多、蘋果則通過特殊的商業模式;富國銀行、美國銀行依靠的是特許權。

行業方面,以2011年為分界線,2011年之前巴菲特偏好消費與金融股,2011年後科技股投資占比迅速攀升。

二是巴菲特敢於集中持倉自己重倉的公司,頭部公司賺錢效應十分明顯。統計數據顯示,1976年以來伯克希爾年報披露過的重倉股不足100隻,其中,投資收益最大的10隻股票中(不一定是同一時期取得),蘋果、美國銀行、美國運通、可口可樂、富國銀行、穆迪、比亞迪股份、寶潔、吉列、房地美合計收益(最大)達2558億美元,占比約80%。

經典投資案例

1、可口可樂

說起巴菲特的消費股經典投資戰例,人們可能首先想到的是可口可樂,巴菲特不僅是可口可樂的投資者,也是可口可樂的忠實推銷者。巴菲特曾表示,自己每天要喝約5罐可樂。

巴菲特曾在2017年的股東大會上表示:“如果我每天隻吃蘆筍和西蘭花一類的健康蔬菜可以多活一年,每天喝可樂吃巧克力能讓我更開心卻要折壽一年,我願意用一年的生命去換取這樣的快樂,這就是我的選擇。”

1987年美股經歷瞭崩盤,當年10月19日(黑色星期五),道瓊斯指數單日狂跌508點,從2246點跌至1738點,當日跌幅為22.6%,可口可樂的股票價格也下跌瞭約20%。到1987年年底可口可樂的股價為38.1美元。

1988年當市場恢復平靜後,巴菲特以此為契機開始買入,1988年年底巴菲特共持有1417萬股,成本為5.92億美元,每股平均購買價為41.8美元。

1989年,巴菲特繼續增持可口可樂的股票,總持股數翻瞭一倍,為2335萬股,總成本為10.24億美元,新購入股票的平均價格為46.8美元。1994年,巴菲特又買入瞭價值2.7億美元的可口可樂股票,拆股後的買入價為41.6美元。

每年的高額分紅也是可口可樂的吸引人之處,從1920年開始,可口可樂每年定期為股東分紅,近50年的分紅額度更是連續上升。從1988年每股分紅0.075美元,到2017年每股分1.48美元,2017年伯克希爾從可口可樂拿到的現金分紅是5.92億美元,已占當年投資本金的45%。

巴菲特曾在2010年致股東信裡表示,“1995 年我們從可口可樂公司獲得瞭 8800 萬美元股利。自那時起的每一年可口可樂都在提高分紅。2011年,我們幾乎肯定能獲得可樂的 3.76億美元分紅,比去年高瞭2400萬美元。我預期十年內這個分紅數字將翻倍。有朝一日如果我們每年拿到的分紅都已超過當初投入可口可樂的資本,我不會感到奇怪。時間是這筆好生意的朋友。”

2、富國銀行

金融股也是巴菲特投資生涯中的重倉品種,而他對富國銀行更是情有獨鐘。

1989年巴菲特買入富國銀行約85萬股的股票,每股成本估計約為70美元;1990年股價進步下跌後,他又大幅買入,年底共持有500萬股,占富國銀行總股數的9.7%,接近無需向美聯儲申報的10%上限,總買入成本為2.89億美元。

巴菲特在1992年和1993年繼續增持瞭富國銀行的股份,至1993年底,巴菲特共持有679萬股,總成本為4.23億美元。1993年底,股價已經上升瞭1倍多。不包括分紅,1993年底的市值達到8.8億,投資收益率為108%。

不過,從1997年至2001年的幾年時間內,巴菲特對富國銀行每年都進行瞭減持,直到2003年重新開始增持。2005年以來,伴隨富國銀行股價估值的降低,巴菲特每年都在增持富國銀行的股票,特別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增持的幅度較大。

在1990年致股東的信中,巴菲特針對買進富國銀行股票解釋稱:“我們是在1990年銀行股一片混亂之間買進富國銀行的股份的,這種失序的現象是很合理的,幾個月來有些原本經營名聲不錯的銀行,其錯誤的貸款決定卻一一被媒體揭露,隨著一次又一次龐大的損失數字被公佈,銀行業的誠信與保證也一次又一次地被踐踏,漸漸地投資人越來越不敢相信銀行的財務報表數字,趁著大傢出脫銀行股之際,我們卻逆勢以2.9億美元,5倍不到的本益比(若是以稅前獲利計算,則本益比甚至不到三倍),買進富國銀行 10%的股份。”

3、IBM

2011年可以說是巴菲特投資生涯的一個分水嶺,也被市場視作其投資能力圈一次擴展,巴菲特首次嘗試投資科技股。

巴菲特在2011年前不買高科技股,其原因在於他認為預測高科技股公司未來的現金流非常困難,高科技公司由於行業本身的不斷更新,使得其技術所帶來的特許經營權的壽命非常短暫。

2011年巴菲特斥資逾100億美元購入近6400萬股IBM股票,外界普遍把此舉視為投資風格轉變上的試水,當時IBM也一舉躍居伯克希爾第二大重倉股。

但現在回頭來看,巴菲特在IBM的投資卻是其投資生涯中為數不多的大敗筆,在其連續七年的持股期中,IBM傳統的PC業務受到戴爾等新興廠商的沖擊,營收下降,最終其向中國聯想出售其PC業務,轉型軟件與咨詢業務。

4、蘋果公司

蘋果公司是巴菲特對於科技股的第二次重大嘗試,這次他取得瞭空前的成功。

伯克希爾公司首次出現在蘋果公司股東名單是在2016年一季度,共計買入980萬股,此時蘋果公司的價格在90美元到100美元之間。

2017年3月,巴菲特在接受CNBC采訪時,談及為何重倉蘋果時表示, “我投資的不是股票,而是商業,是一門生意。蘋果雖然涉及很多的科技因素,但在很大程度上,蘋果依舊是個消費品公司。”

巴菲特認為,“當我看到我曾孫女和她的朋友幾乎人手一部蘋果手機,並且他們離瞭蘋果手機就不行的時候,我就意識到,蘋果的客戶黏性非常高,而且蘋果本身的產品也很有價值。”

而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披露的數據,截至2022年12月31日,伯克希爾持有蘋果公司8.95億股,持倉占比升至至38.9%,總市值達1163億美元,位列第一大重倉股。

股神也非百戰百勝

當然股神投資也不是百戰百勝。在1994年致股東的信裡,巴菲特回顧瞭自己所發生的重大投資失誤。

其中,投資大都會/ABC公司的歷程頗為曲折。1978年~1980年間,巴菲特以4.3美元/股賣掉瞭對這傢公司的持股,然後在1986年又以17.25美元/股的價格重新買回。1993年底,巴菲特再次以63美元/股的價格賣出,結果一年之後漲到85.25美元/股,少賺瞭2.225億美元。

巴菲特在大都會/ABC公司上的操作,頻頻出現失誤,說明即便是“股神”,也沒有“低吸高拋”做波段的能力,反而經常會陷入“一賣就漲”的怪圈。

而真正讓巴菲特感到痛心的是,他曾經耗費3.58億美元買入的全美航空優先股,在1994年宣佈停止發放股息,投資賬面價值更是跌至8950萬美元,僅相當於投資成本的25%。

巴菲特反思道,他非常清楚一點,對於航空業這種“大路貨”行業來說,要麼降低成本,要麼關門大吉。雖然巴菲特知道,美國航空也深受成本居高不下之苦,但考慮到自己投的隻是優先股,當時還是抱有瞭一定的僥幸心理。對於這筆投資,巴菲特稱之為“非受迫性失誤”,也就是說,沒有人強迫和誤導他,但他還是不幸入坑。

作為普通投資者,即使對於股神,我們也一定不能盲目地去“抄作業”。試想,假如你當時信心滿滿地押上全部身傢,幻想一夜暴富,結果等來的卻是迎頭暴擊,結局無疑是很悲慘的。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