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們寫瞭嫁給元大集團馬傢兄弟的兩位女主播,點這裡回顧,在文中聊到瞭嫁入馬傢的能幹大兒媳婦唐可珊,唐傢也因為這樁婚事跟馬傢結成瞭親傢,不過,唐傢可不是什麼傢底都沒有的等閑傢族。

▲ 從左到右:父親唐威、女兒唐可珊、母親韓湘琴、兒子唐志中。

相信常看臺灣省綜藝節目的觀眾們會對唐志中的名字耳熟能詳些。

印象裡的他,朋友很多(且個個都比他有名),年輕時因為花心又愛玩被冠上瞭“東區唐不挑”的稱號,也和許多浪子一樣,在三十出頭時找瞭個漂亮姑娘結婚成傢,接連生瞭三胎,婚後倒是出乎意料地安定瞭下來。

這幾年,唐志中鮮少出現在電視熒幕上,隻有偶爾地接三兩通告,說是要專心陪伴孩子長大。相比其他為瞭生計忙碌賣命的通告藝人們,什麼活都接,什麼苦都吃,他活得相當瀟灑。

說到底,還是要感謝出身,除瞭有位嫁入豪門的姐姐唐可珊,他的爸媽早年也都算是頗有名氣的演員,攢下瞭豐厚的傢底,生活富足,特別是媽媽韓湘琴,可是跟林青霞、林鳳嬌、胡因夢同一批的女明星。

▲ 1976年於韓國釜山舉行的亞太影展,在出席女明星的隊列裡,她排在林青霞、徐楓、胡因夢、林鳳嬌之後。

媽媽韓湘琴最近在臺北的國父紀念館搞畫展,規模陣仗甚大。

▲ 以畫牡丹見長的她,開幕當天穿瞭一條十分符合主題的長裙,襯得整個人充滿瞭藝術氣息,配上那蓬松的小卷發,相當有腔調,全然看不出來已經是76歲的人。

▲ 全傢成員都有到場支持。

▲ 許久沒見的唐志中發際線後移,加上那一撇小胡子,多少有點顯老;太太小咪還是依然很漂亮,隻是臉蛋稍微有種打針過度的僵硬感,下圖的動態更加明顯。

▲ 韓湘琴的老友們,像是方芳芳、夏臺鳳、鄧美芳等,也都有來捧場。

▲ 左邊的鄧美芳,今年68歲,曾在1976年華視的電視劇《四大美人》中飾演貂蟬(同部戲裡,韓湘琴飾演的是王昭君),息影後久未露面的她看上去保養得相當好。右邊的夏臺鳳今年74歲瞭,出演過《回傢的誘惑》。(圖源:鏡周刊)

▲ 跟夏臺鳳一起來的是她的現任老公何平南(圖中)。她早年曾和歌星鄒森(本名鄒忠禮)結婚,育有一子鄒少官(2015年因為罹患肺癌離世,年僅40歲)。

▲ 開幕這天來的藝人還有阮經天,他作為唐可珊的朋友到場支持。關於阮經天,我們也詳細聊過,點這裡回顧。

許久沒在大眾面前出現的唐志中和姐姐唐可珊一起擔任媽媽畫展的主持人:

當被現場媒體問及最近深陷性騷擾風波的好兄弟“黑人”陳建州(我們寫過,點這裡回顧),唐志中倒也沒想著要冠冕堂皇地撇清關系。他表示兩人是很好的朋友,會互相通電話,還說“很多東西不方便多講”,“希望司法還他清白”,此話一出,當即引發瞭網友們的痛批。

巧的是,這天正好是“黑人”在臺北地檢署接受庭訊的日子。此前他選擇放棄民事改走刑事,對控訴他性騷擾的大牙(周宜霈)提起刑事訴訟,繼而也被要求作為原告兼證人到案說明。離開地檢署時,大雨滂沱,他還在雨中向現場蹲守的記者們鞠躬比贊,事後被嘲“戲癮很大”:

幾天後,韓湘琴的臉書賬戶放出瞭陳建州前來參觀畫展的合照:

▲ 現場圖還拍到瞭他和唐志中並肩參觀的畫面。

▲ 事後“黑人”還用私人臉書賬戶回復瞭韓湘琴曬的照片,看旁邊憤怒的小臉就知道網友們對他的活躍並不買賬。

▲ 題外話,才發現陳建州的私人臉書背景圖用的是他們夫婦抱著雙胞胎兒子和高以翔的合照。

除瞭陳建州外,同為唐志中好友的王力宏也有到場支持。

▲ 隻是這張合照的美顏屬實是開得有點大。

我們過去聊過好幾期臺灣省通告咖女星們的故事,男星們倒屬實聊得不算多,而唐志中又算是通告咖裡相當特別的存在。他有傢世背景倚仗,絲毫不用操心生計,他有一幫比自己有名許多的朋友,混跡江湖多年最大的名號卻是“誰誰誰的好友”,但即便如此,他看起來好像也完全不介意,照樣過得甘之如飴。

今天就讓我們開聊大眾並不瞭解的唐傢往事,看看唐志中這位在社交圈裡甘當“綠葉型”的人物,究竟是哪裡來的底氣。

先說說他的爸媽,唐威和韓湘琴。

唐威,原名唐肇津,1947年出生於天津,1歲半時跟隨傢人從北京去瞭臺北。

雖然沒有報道詳細聊過他的傢世,但猜想應該是不錯的,傢裡兄弟姐妹7人,他讀的是臺北的私立中學強恕,位置就處在中正區,同班好友們也都非富即貴。他說自己之所以會選擇從事影視行業是因為同學傢裡開瞭電影公司,常帶著他一同去片場插科打諢,一來二去,也就萌生瞭對電影行業的興趣。

1965年,中學畢業後,唐威開始在那時的獨立制片公司福華電影擔任場記和副導演,偶爾也會客串一些小角色,直到1968年的佛教電影《目連救母》,本來是擔任統籌的他帶著演員們去見法師(由法師選角),結果沒想到,法師最後選中瞭他當主演:

▲ 電影取自佛教故事“目連救母”,講的是男主的母親死後下瞭地獄,男主得到神的指示,闖入地獄營救母親,歷經千辛萬苦最終讓母親投胎轉世的故事。首次擔任主角的唐威,演技生澀且木訥,卻恰巧與男主的形象相吻合。

▲ 唐威年輕時和現在的照片。

▲ 這張圖是電影《杯酒高歌》的劇照,右二的唐威簡直和唐志中沒兩樣。雖然左上角顯示的時間是1974年,但實際上這部電影1969年就拍攝制作完畢瞭。女主角是我們寫過的江青(點這裡),男主角是柯俊雄,最右邊還有年輕時候的餘天。

▲ 說到餘天和唐威,兩人都在臺灣省娛樂圈混瞭這麼些年,但看起來毫無交集,可能跟他們年輕時候因為打臺球而打架鬧出的齟齬一直沒有解決有關(當然也可能包含立場問題)。唐志中和餘天的兒子餘祥銓,某種程度上也挺像的(特指負面新聞方面),不過兩人除瞭偶爾會在節目上碰面外,私下似乎毫無交情。

老實講,唐威的顏值算不上什麼大帥哥,相較之下,韓湘琴可是大美女,當年作為“聯邦”的新星之一,備受矚目。

▲ 年輕時的韓湘琴。

▲ 這篇早年報紙上刊登的關於她的介紹(圖源:水印),提到她是陜西姑娘,在湖南出生,傢裡有兄弟姐妹九人,本來是運動員,結果誤打誤撞成瞭女演員,也因為有著運動基礎,武俠片演起來是得心應手。

1966年,當唐威還在福華影業做場記和副導演時,韓湘琴考入瞭聯邦公司成為第一批新人演員,經過各種專業培訓,如願得到瞭力捧。

▲ 她的第一部電影是1968年的《雲山夢回》,也是她難得出演的一部文藝片,搭檔男主角田鵬(田鵬因為外形身高都不錯的關系,是聯邦早期的重點培養對象)。

▲ 這張圖裡,“樹咚”的這位就是田鵬,樹後面的是田明。

▲ 2015年,韓湘琴還和老公一同帶著全傢重新觀看瞭她的這部稱得上是處女作的電影。

▲ 其實在此片之前,韓湘琴錯過瞭一次大好機會,那就是胡金銓導演的《龍門客棧》。當年胡金銓結束和邵氏電影公司的合作轉到臺灣的聯邦影業,本來定好的女主角鄭佩佩因為邵氏的攪局無法成行,最終隻能從聯邦的新人演員裡挑選,而韓湘琴和上官靈鳳脫穎而出,可惜最後韓湘琴因為近視(眼神較弱)的關系惜敗。

▲ 也因為這部電影,上官靈鳳(如圖)自此開啟瞭她的武俠片之路,後來還成為瞭金馬獎第一位“武俠影後”。

當時武俠片盛行,韓湘琴在聯邦時期的作品,除瞭《雲山夢回》是文藝片外,其他也都是武俠片:

▲ 1969年上映的《鐵娘子》算是她的代表作,搭檔男主角白鷹。

▲ 1971年上映的《精忠報國》(又名《嶽飛槍挑小梁王》)合作田鵬,田鵬飾演嶽飛,她則是嶽飛的妻子。

▲ 同年上映的《刺蠻王》,她和唐威是男女主角。

▲ 還有同年上映的《十萬金山》,男女主角是上官靈鳳和田鵬,韓湘琴和唐威則作為客串主角出演。

也正是因為合作拍戲的關系,她和唐威相識相戀瞭。

韓湘琴形容自己“稀裡糊塗”,稀裡糊塗戀愛,稀裡糊塗結婚,稀裡糊塗地幸福瞭一輩子。

▲ 初相識時,還太年輕,也不太懂,隻覺得對方人好,對她也很好,跟公司合同約滿後就順理成章地結瞭婚,後來回想起來,反倒覺得慶幸,沒有因為左挑右揀而錯過瞭值得托付終身的好男人。

她也認同外界說的,自己真的是個很幸運很幸福的女人。

事業談不上大紅大紫,但起碼有戲拍、有錢賺、有知名度;生活上,她也實現瞭那個年代許多女明星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嫁個好男人。或許跟有些嫁入豪門的女星相比,唐威沒那麼富,但這些年,夫妻倆鶼鰈情深,兒女雙全,也沒經歷什麼花邊醜聞、坎坷背叛,如此看來,已是可遇不可求瞭。

▲ 這張合照的背景是他倆結婚時住的忠孝東路的傢,這可是50年前的舊照瞭,這地段、這裝修,其實已是相當富貴。

▲ 而且在傢裡是唐威負責做飯,打點瑣事,他曾說“太太不需要燒飯,她從來沒有燒過飯”。韓湘琴這輩子難得做飯的日子大概就是她獨自陪兒女在美國念書的時期瞭。

▲ 不過夫妻倆也不是全然沒有矛盾的。2017年,結婚45周年之際,唐威接受采訪時曾說“他們也吵架,還是天天吵”,但這就是兩人獨特的相處方式,拌嘴逗樂,吵來吵去也吵不散。

唐威的好,除瞭分擔傢事外,還在於他對兩人職業的規劃,會比許多同期的男演員們要清晰。他深知演戲絕非長久之計,隻有自己出來當老板才有前途。

1974年,他倆合夥老友金漢、凌波一起做瞭傢電影公司,今日影業。

▲ 這傢公司的註冊地在香港,當時金漢、凌波夫婦剛離開邵氏公司,主要生活在香港,這張四人剪彩的照片也是在香港上映電影《十字路口》時所拍。

這裡稍微講多兩句金漢、凌波夫婦,同樣是因戲生情。

他倆因為合作黃梅調電影《花木蘭》結緣,不過那時的金漢隻是初出茅廬的新人,凌波卻已經是靠著反串梁山伯而傢喻戶曉的大明星瞭。

▲ 1963年邵氏出品的《梁山伯與祝英臺》,凌波飾梁山伯(圖右),樂蒂飾祝英臺(圖左)。作為邵氏當傢花旦的樂蒂因為此片獲得瞭第二屆金馬獎的最佳女主角,可惜她31歲就英年早逝瞭。

▲ 年輕時的凌波和金漢。凌波的身世相當坎坷,童年被賣到廈門當養女,後又被養母帶著去瞭香港,60年代初加入邵氏。養母在她17歲時就幫她物色瞭一位有婦之夫,名叫施維熊(菲律賓華僑富商),凌波跟他育有一子施永輝。有說凌波早年辛苦拍戲賺的錢大多都被養母拿去揮霍瞭,還反復拿親生兒子要挾她,直到後來遇到瞭懂她、憐她、疼她、愛她的金漢,也算是苦盡甘來瞭。

▲ 今年3月,香港媒體人汪曼玲(圖中)在微博曬出瞭跟金漢、凌波夫婦的合照,他倆的感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圖源:微博@汪曼玲)

說回當年的今日影業,不管是金漢、凌波,還是唐威、韓湘琴,皆以伉儷恩愛情深聞名。這傢公司出品的首部作品是由金漢執導,兩對夫婦共同主演的《十字路口》,頗受好評:

不過他們也深知,自己的影響力和號召力畢竟是有限的,所以甘當配角,找來更多優秀的大明星合作,像是林青霞,幾人一同主演瞭《青青草原上》:

▲ 圖裡是唐威握著林青霞的手。

▲ 上圖:韓湘琴也有出演該片,拍攝時女兒唐可珊才十個月大。下圖:唐威作為《華視周刊》的封面人物接受采訪。

除瞭林青霞外,他們夫婦還合作過秦漢、林鳳嬌:

▲ 出自1977年李行導演的《白花飄雪花飄》。

▲ 這部電影當初是為瞭跟瓊瑤的《月朦朧鳥朦朧》對打搞出來的。在這部電影之前,瓊瑤和李行導演、張永祥編劇號稱“鐵三角”,而三人最後一次的合作是電影《風鈴·風鈴》,之後瓊瑤的大部分作品都由平鑫濤的巨星影業出品,找來劉立立導演執導。這段往事我們在悼念李行導演的時候寫過,點這裡回顧。

後來今日影業還出品瞭像是《新紅樓夢》(1978)、《金枝玉葉》(1980)、《新目連救母》(1982)等電影。

▲ 1982年的《新目連救母》,還是由唐威擔任男主,母親一角則是由歸亞蕾飾演(這部電影顯示的制作公司其利影業,也是唐威名下的)。

▲ 而當年還是小孩的唐可珊和唐志中,都有在自傢老爸的電影裡客串。

這一時期,影壇新人輩出,百花齊放,女演員的競爭更是激烈。

▲ 和韓湘琴一起拍攝1975年的電影《女兵日記》的演員們(前排從左到右):唐寶雲、徐楓、鄧美芳、韓湘琴、湯蘭花和歸亞蕾,各個都是能獨當一面的大明星。

韓湘琴在先後生下唐可珊和唐志中後,漸漸選擇把更多的時間放在傢庭,還有研習繪畫技藝上。

▲ 她說自己之所以會投身繪畫,要感謝丈夫唐威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包括她辦畫展,也是老公全權負責忙前忙後,招待各路來賓貴客。

當然,她並沒有完全放棄演戲,當自傢公司有新戲制作且她也感興趣時,還是會加入。

▲ 心態上,從一開始抱怨老公怎麼不把吃重的角色留給自己,怎麼不多做宣傳,到後來經過調試,反倒更接受自己的藝術傢身份,對演戲意興闌珊瞭。

80年代,唐威從電影轉戰電視圈,成立瞭一傢名叫唐朝傳播的公司,自己買下電視攝影棚,開始擔任制作人。

▲ 公司一直經營到瞭2015年底解散,登記和實收的資本是2000萬臺幣,也不算小數目瞭。

▲ 他們也舉傢搬去瞭三層別墅,一住就是30年,直到2014年再度搬傢。

唐朝傳播出品的電視劇,伴隨瞭臺灣省一代人的成長。

▲ 1985年華視的《藍與黑》,由歐陽龍(圖左)、湯蘭花主演,圖右是韓湘琴。

▲ 1989年的《不瞭情》,這部劇在臺灣省本土非常火。上圖是唐威和韓湘琴,下圖是該片男女主角,何傢勁和(高)金素梅,兩人還因戲生瞭情,我們在之前寫高金素梅的時候詳細聊過,點這裡回顧。

▲ 還有1992年華視的《意難忘》,由任賢齊和俞小凡擔任男女主角,這也是任賢齊首次出演的電視劇,站C位的是韓湘琴。

再後來,因為移居美國,陪著孩子上學的關系,韓湘琴慢慢從熒幕前徹底淡出,開始專心享受生活。

▲ 從洛杉磯回臺北接受《玫瑰之夜》專訪,聊起婚姻經營之道,她完全是嬌滴滴的幸福女人模樣。

▲ 她的社交賬號也寫滿瞭對老公的各種贊美感謝,不得不說,大美人在情緒價值和面子這一塊是給足瞭。

除瞭醉心繪畫外,她還愛上瞭跳舞。

2017年,在70歲生日之際,廣邀親友,大擺宴席,還現場跟唐威來瞭曲共舞:

為瞭配合爸媽,女兒唐可珊、兒媳婦小咪統統都有排練表演:

▲ 陳建州抱著唐志中的小兒子,怎麼感覺他們仨才是一傢人。

2018年,韓湘琴還重新站上電視臺,在《舞力全開》節目裡大跳倫巴。

▲ 這姿態這靈活性,要知道這時候她已經71瞭,難怪被稱為“太正奶奶”。

▲ 這期節目還是唐志中幫母親接的通告,錄制當天帶著大女兒一同上臺支持。

▲ 事後韓湘琴在社交平臺寫下,“無所謂好不好,隻是人生的一個記錄,到這個年齡,歷練瞭這麼多,還有第一次,值得慶幸。”

至於重新演戲?那還是算瞭。養尊處優這些年,吃不瞭也沒必要再去吃拍戲的苦。

說完星爸星媽,再看兒子唐志中。

▲ 童年照。

他在十三四歲,差不多是小學畢業後不久,就被送去瞭美國念書。

為瞭遠渡重洋,不得不跟當時交往的小女友分手,還被老爸唐威嘲笑“你懂什麼愛情”:

雖說是全傢移民,但爸媽的事業版圖都在臺北,特別是爸爸唐威那會正在忙著開制作公司,所以有時候媽媽韓湘琴會呆在美國陪子女念書,更多的時候則是唐志中和姐姐唐可珊相依為命住在大伯傢。

▲ 唐志中曾在節目上半開玩笑地說起跟大伯、大伯母的相處故事,頗有種寄人籬下的辛酸。

▲ 唐志中學生時代一傢四口的合照。

就這樣一路長大,唐志中沒考上姐姐畢業的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CSD),而讀瞭聖地亞哥州立大學的大眾傳播和媒體研究專業。

有一年放假回臺北,正巧趕上Channel V在征召VJ,他便報名參加試鏡。身上那股自帶的美國西海岸的少年感和節目組想要找的主持類型無比契合,於是成功被選中。之後,他索性輟瞭學,回來成為瞭《燙手區》、[V]式會社的主持人。

千禧年左右的Channel V,紅到發紫,唐志中的主持風格也為他順利收獲瞭一票粉絲,隻是沒多久,跟他撞型的潘瑋柏就橫空出世,搶走瞭大把風頭。

他跟潘瑋柏,從成長經歷到興趣愛好都極其的相似,更有人覺得他們長得很像,就連音色也頗為接近。

▲ 潘瑋柏2003年的《咖喱辣椒》這首歌正是跟唐志中合唱的,兩人聲線像到不細聽都分不清的地步。

那會的他倆一起合作主持節目《拍拍走》,結下瞭深厚友誼,後來潘瑋柏專心音樂領域,唐志中的搭檔換成瞭“黑人”陳建州,跟他一樣愛打籃球,共同話題很多。

▲ 兩人還合唱瞭《拍拍走》的主題曲(圖右是陳建州扮女裝)。

同一時期,和他們開始玩在一起的還有另一位老友,王力宏。

▲ 唐志中和王力宏的友誼也是因為當VJ開始的。

在Channel V的唐志中,一度發展勢頭大好,他也算是最早一批上《康熙來瞭》的藝人瞭,隻不過都是陪人來的。

▲ 2004年陪潘瑋柏。演瞭一段“黑人”陳建州最常對他倆做的事,就是壓在地上硬親。

▲ 2005年陪“黑人”,說兩人感情好到快當情人瞭。

▲ 然後又演瞭一遍“黑人”最愛用的招數,“上下其手”,現在看多少有點諷刺……

因為跟“黑人”熟絡的關系,唐志中還曾被介紹給小S,想要撮合兩位。

▲ 多年後在《康熙來瞭》回憶起這段往事,大傢好像依舊很害羞的樣子。

不過當時的他倆並沒有看對眼,可能是因為S並不是唐志中喜歡的高挑腿長類型,他也沒有認真發起追求攻勢,但就算認真追瞭,他那“東區唐不挑”的名號,也很容易讓人望而卻步。

說到這個外號,老媽韓湘琴一度超級生“黑人”的氣,覺得敗壞瞭兒子的名聲,她在面對記者采訪時直接抱怨陳建州“多嘴,不夠朋友,把女孩嚇跑瞭”:

▲ 早年的新聞采訪,韓湘琴把兒子的風評差歸結為“太善良”。

▲ 唐志中還說自己跟“黑人”差點因為“東區唐不挑”翻臉,當然後來還是和好如初。

▲ 看報道,那會的唐志中已經開始抱持著隨時都能結婚生子的想法瞭,隻不過為的是滿足爸媽的心願,想在30歲前生小孩讓爸媽“玩”。現在回看這段發言,一言難盡……

除瞭私生活的風評太差外,早年圍繞唐志中的還有很多負面新聞,不過因為他太糊的關系,並沒多少人記得。

2006年的疑似襲胸蕭瀟(蕭蕭)事件:

▲ 就是那個唱《愛要坦蕩蕩》的歌手蕭瀟(當時她改名叫蕭蕭)。這件事之後,雙方其實都有澄清,表示隻是角度問題,但網友們並不買賬,大罵唐志中沒分寸,包括此番他幫“黑人”陳建州說話,網友們再度舊事重提,罵他是一丘之貉。

▲ 他跟蕭蕭2006年1月還曾以朋友的身份一起上過《國光幫幫忙》。

2007年的疑似涉毒事件,那陣子臺灣省娛樂圈大地震,庹宗康、屈中恒、胡瓜等人都先後卷入其中(我們寫過)。伴隨著事件波及蔓延,唐志中在機場被警察攔下,隨後限制出境。網傳他之所以頂著一個大光頭,就是為瞭避免檢測,甚至連腋毛都拔光瞭,最後用的是恥毛,驗出瞭“K他命(K粉)”反應。

▲ 結果一出,他極力否認,老媽韓湘琴大呼“不敢相信”,老爸唐威則嚴肅表示,“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擔”。

因為在臺灣省“K他命”比大麻的刑責輕,所以唐志中沒被要求勒戒,此事後續也沒瞭聲音。他曾抱怨,這讓他深刻體會到瞭“媒體是怎麼回事”,報道負面新聞時,烏泱泱的一片,澄清時,卻壓根無人幫忙發聲。

▲ 努力找到瞭篇跟進報道,文中提到他因為自己的形象在此次風波中受到影響而忿忿不平,強調“本該是工作旺季的暑假,結果呆在傢裡‘反省’,不知向誰訴說委屈”。

幾個月後的跨年夜,唐志中又因為主持的派對現場太過失控,而被警察帶走詢問,再次登上頭版頭條。

▲ 看報道描述的當時場景,實在相當誇張,但唐志中表示什麼“比基尼辣妹”、“猛男脫衣”都是主辦方設置的環節,他一無所知,自己就是個負責炒氣氛的主持人。

時間來到2011年初,唐志中突然無預警地宣佈要結婚,還搶在瞭好友陳建州和范瑋琪的婚禮之前。

消息傳出是因為他們在臺中率先辦瞭文定(訂婚)宴,席開25桌。

▲ 姐姐唐可珊和姐夫馬維建也都有來。

不過臺北場和臺中場分開辦,或許某種程度上是因為新郎和新娘兩傢的圈層完全不同。太太小咪,原名張庭婕,從畢業後自己擺地攤到後來跟友人一同經營服飾店,她的人生軌跡看起來和唐志中這種留學回來的“星二代”毫無交集。

兩人早年說起的認識途徑也版本不一,唐志中在節目上說是朋友介紹,小咪後來接受采訪時卻說是因為臉書相識(當然,不排除是朋友介紹在臉書相識啦)。

甭管這段戀情到底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開始的,反正起初無人看好。

▲ 小咪的朋友們因為唐志中早年的口碑,紛紛表示不看好。

▲ 旁觀者們也從唐志中上節目說的內容覺察到他不過就是到瞭年紀,想快點完成爸媽傳宗接代的心願,所以同樣不看好。

▲ 甚至為瞭“新有後婚”,他還專門找瞭套說辭勸說思想保守的父親,直白點即是,“別結瞭婚發現懷不瞭,懷瞭再結比較好”。

於是乎,兩人成功“造人”,一鼓作氣,趕進度似的踏入瞭婚姻殿堂。

即便唐志中在節目上強調自己因為小咪改變瞭很多,不去夜店也不再愛玩,已經跟凡塵俗世的姑娘們沒瞭聯系:

但他常拿太太的口音(臺中腔)開玩笑:

還向小S發短信抱怨太太懷孕脾氣大:

甚至嫌棄太太因為孕期胃口大開體重上漲出現的大腿橘皮:

種種行為,都讓人為這段婚姻的持久性捏把冷汗。

不過,3月臺北場的婚禮,現場還是相當隆重,星光熠熠。

▲ 三位比新郎紅的伴郎:王力宏、潘瑋柏、陳建州(圖源:新浪娛樂)。

▲ 被問到擔不擔心他們搶風頭,唐志中笑笑說,“這輩子都在搶,沒關系瞭。”

因為操持婚禮太辛苦,老爸唐威還得瞭急性盲腸炎,怕開刀耽誤,愣是靠著打抗生素止痛也要先出席完婚禮再進行手術。

▲ 在臺上,西裝筆挺的唐威坐著,努力保持微笑(圖源:東星娛樂TUNGSTAR)。

▲ 夫妻倆的圈內外老友悉數到齊恭賀,包括凌波、金漢作為婚禮的證婚人(下圖後方)。

雖然婚禮某種程度上更像是唐志中自己和兄弟們的表演場:

長輩們離開後的後半段更是因為各種限制級遊戲搞到隔天鬧上新聞版面:

▲ 為此,潘瑋柏、王力宏的經紀公司還出面小小回應瞭下。

但不得不誇,小咪真的蠻美的,很上鏡。

婚禮後四個月,他們的大女兒小蜜蜜出生:

▲ 第一胎,還是由老爸唐威幫忙兒媳婦坐月子……後面兩胎才去瞭月子中心。

2012年10月,他們又有瞭二胎女兒小香香:

再到2015年,唐志中帶著兩個女兒一起參加綜藝《爸爸回來瞭》的錄制。

▲ 唐威和韓湘琴也有出鏡,背景就在他們如今住的豪宅。

不過就錄瞭六期,後來說是為瞭專心迎接第三胎兒子的出生,選擇退出。

一轉眼,小兒子登登都7歲快8歲瞭,讓人情不自禁感慨真的是時光飛逝。

這些年,唐志中從早年的“東區唐不挑”搖身一變成為瞭好爸爸(當然我們觀眾也隻能看到表象),所以浪子真的轉性瞭麼?

還記得2011年《康熙來瞭》做瞭上下兩集《新婚明星誰能幸福一輩子》的調查局,參與錄制的十位裡,最被各界看好的許傑輝前段時間被爆出瞭性騷擾,直接宣佈退瞭圈。

▲ 唐志中說他的這段話,還真被剪進瞭新聞版面。

剩下的人裡有的早就離瞭婚,像是倒數第三名的郭世倫,離婚又染毒也退瞭圈;還有結婚前搞出“火燒車”的馬國畢,濫賭欠下一屁股賭債離婚,最近幾年好不容易還瞭點錢,半個月前又酒駕被捕再度受挫。

排在最後兩位的沈玉琳和高山峰,婚姻倒還是很圓滿。

▲ 沈玉琳和太太芽芽的近照,雙雙容光煥發。

而唐志中,當初說看好他的人大多也是沖著他爸媽去的,覺得他傢風不錯,爸媽不會允許他輕易提離婚。

他也在各種采訪裡都強調,自己婚後的心態徹底變瞭。

如今,他難得上通告是帶女兒們一起:

難得被狗仔拍到也是在當嚴父跟女兒講道理:

和小咪看起來還是一如既往的恩愛。

當然,這段婚姻能長久維持,絕對離不開太太小咪的無限付出和她在這個大傢族生存的智慧與哲學。

▲ 三胎都是剖腹產。

▲ 很多時候需要獨自承擔育兒的責任。

▲ 正因為自己娘傢和婆傢在各方面存在差距,定會有處處受制的地方(鏡頭裡一起切蛋糕時,小咪的媽媽是站在一邊的)。

▲ 不忘三不五時向公婆表達感恩。

▲ 包括這次婆婆的畫展,小咪全程陪同,基本上天天帶著孩子們在現場。就像唐志中說的,“媽媽的事就是傢裡的頭等大事,沒什麼比這更重要的瞭。”

看到這,肯定有人好奇,這些年唐志中到底在忙什麼啊?不可能就啃老吧,也肯定不像他在接受采訪時那麼輕描淡寫說的,“就打打球,陪孩子長大”。

其實他想要遠離娛樂圈的心是有跡可循的,有一陣子不管他做什麼都會被媒體拿來做文章,動不動登上版面,還連累傢人一同被罵。

▲ 2011年的微博發言,引發熱議。

▲ 2012年6月跟人打個球還被爆料球品差,他反嗆對方太娘。

▲ 2013年10月,搶個車位也驚動警察鬧上新聞。

▲ 2013年12月,又因為插隊被罵,事後他回應,“沒有辦法接受傢人為這事受屈辱”。

伴隨著臺灣省綜藝節目的式微,一大批通告藝人們紛紛在找新出路,像唐志中,他把更多的時間放在瞭自己的Homies籃球隊上:

▲ 今年上半年拿瞭四個冠軍獎杯,還把親友們全部聚在一起慶祝,觀看比賽VCR。

除此之外,他有投資潮牌。早在2016年,他就和朋友合夥在大陸開瞭潮牌店SOULGOODS,做的是類似於買手集合店的生意。

▲ 開業這天,潘瑋柏(左一)也有到場支持。

▲ 雖說他的社交平臺很少再提及此事,官方資料也沒看到股份占比,但看他如今穿的衣服還是大多都來自這傢潮牌,猜想生意應該還在繼續。

不止潮牌,他和陳建州還投資瞭球員王信凱的茶飲品牌,春陽茶事,各占5萬股。

▲ 不過這傢品牌在臺灣省因為陳建州的各種新聞,多次遭到抵制。其在大陸的生意也是一堆麻煩,商標“春陽茶事”都沒有註冊到位時就開始招商,企圖利用明星流量吸引投資,結果加盟商們錢都交瞭,發現生意壓根進行不下去,將公司告上法庭,王信凱成瞭老賴。

終於聊完瞭唐傢的故事,從老一輩到年輕一代。

最大的感想是,小富即安,隨遇而安,本身也是一種傢族哲學吧。

這些年,唐志中在外人眼裡一直都是朋友圈的“綠葉”、“配角”,但這種人物往往才是牽連整個關系網的紐帶所在。

唐志中會受歡迎的原因也不難猜,首先,他有著不用博上進、跟人計較,也能過得好的資本;其次是他這人還真的蠻夠朋友的(甭管從觀眾角度看,這種夠朋友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 當年陳建州因為王力宏的新聞被罵“太撇清”,現在他自己又深陷輿論泥潭,好像從始至終都隻有唐志中無所謂被罵肯站出來挺他。

▲ 今年6月,唐志中還帶著球隊到曼谷支持王力宏的演唱會。

對整個唐傢而言,爸爸唐威有兄弟姐妹7人,媽媽韓湘琴有兄弟姐妹9人,他們一直在追求的就是大傢族式的溫馨,就連聚餐吃飯也要來個全傢大合照:

▲ 還時不時搞這種頗為隆重的主題派對,一起瘋玩。

正所謂“傢和萬事興”,爸媽的婚姻哲學、傢庭的溫馨氛圍一定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孩子,讓他相信婚姻,也會產生想要經營維系好傢庭的責任感。

看唐志中跟小咪拍的結婚十周年視頻,跟過去的浪子模樣判若兩人,感覺他追求的是跟爸爸唐威一樣,做個好榜樣,創造一個大傢族,世世代代都傳承幸福。

身邊有一票老友,自己又有幸福傢庭。這麼看來,這個或許無人在意的糊咖,實際上卻過著比絕大多數人都要幸福得多的生活。

怎麼說呢?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職業叫“幸福的弟弟”,尤其在東亞地區。

通常“幸福的弟弟“,有一對能幹的爸媽,有一個能幹的姐姐,傢庭裡賺錢拿主意的人太多瞭,弟弟隻需要不闖禍、不學壞、不欠債,他或許壓根不用刻意追求事業成功,不用做到什麼功成名就,甚至可能都不太需要養傢糊口,他要做的就是一個好兒子、好弟弟,再找一個好太太組建傢庭、開技散葉、彩衣娛親,對父母來說已是最大的寬慰瞭。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幸福的弟弟”正是男性社會裡屬於好命BOY的性別福利吧。

附錄:

1、元大集團馬傢兄弟和女主播的故事:名利場||馬氏兄弟雙雙娶女主播,為什麼臺灣富豪傢族鐘愛女主播?

2、關於阮經天的故事:名利場||花心的小天,這遊龍戲鳳的二十年……

3、關於“黑人”陳建州的故事:名利場||陳建州、范范怎麼走到人見人嫌的地步?

4、關於李行導演和他背後的故事:懷念||李行導演去世,數一數他一手拉拔起瞭多少巨星……

5、關於高金素梅的故事:名利場||高金素梅:李安女主的傳奇人生

6、關於庹傢兄弟的故事:名利場||庹傢兄弟(下):庹宗康浪子收心記

7、關於江青的故事:香江憶舊錄||林青霞巴黎過年,什麼樣的女人到老都有朋友……

點讚(0) 打賞

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體驗

立即
投稿

微信公眾賬號

微信扫一扫加關注

發表
評論
返回
頂部